公告版位
歡迎歡迎!喜歡小說,就進來看看吧~~

  紅玫瑰園中站著一個黑髮男子,他面前的地上躺了一對男女的屍體。 那名藍髮的女子緊抱著金髮男子的身體,而劍就從女子的背部將兩人刺穿,結果溢出的血將兩人的頭髮漸漸染成了紅色。

男子他勾起淡淡的微笑,低頭對著屍體說道:「菲陽·卡德里斯願你與可莉雅·凱因涅特,在另一個世界能永遠不分離」<br>
話一說完,他便往前走了幾步然後單腳跪下,對著坐在椅子上的老男人恭敬地說:「伯爵您的命令殺死搶走您女人的菲陽·卡德里斯這事已經完成。現在我會將屬於您的財產全部送到您身邊去,所以請安息吧!」椅子上的人沒有反應。仔細一看才發現那位被稱作伯爵的人,肢體僵直連蒼蠅都在他身體上方盤旋,還發出陣陣惡臭味。表示這個人已經死了有段時間,雖然沒有腐爛的跡象但發出了臭味,也證實死亡至少有超過一天以上。

黑髮男子起身往宅邸的方向走去,臉上還掛著詭譎的笑容。突然間,宅邸裡傳出慘叫聲接連不斷令人刺耳,接著就發生爆炸。 碰!好大一聲,隨後不用多久的時間整棟宅邸馬上就陷入火海。男子沒有露出訝異的表情,反而笑的更加開心,就像事情都如他所料並沒有任何異常。

火越燒越旺盛直到最後熄滅了!那棟建築燒到只剩下木頭支架。見狀,男子似乎感到無趣正準備離開時,一群身穿黑色緊身衣的蒙面人,從黑髮男子的背後出現。
然後,像遇到熟人似的和他打聲招呼:「黑卡斯,你待的這個地方真是不錯啊!想必你也賺了不少對吧?」 說到後面,跟黑卡斯說話的人拔出繫在腰間上的細劍,威脅道:「看在我們多年的交情上,只要乖乖把值錢的東西交出來,我和其他兄弟們就會饒你一命,這條件如何?對你來說應該不壞吧!而且你再怎麼厲害也敵不過六個壯漢」 
聞言,黑卡斯眯起黑色眼睛掃過那六個黑衣人,便開口回:「要我對付六個人確實有些困難,但……」還沒說完,黑卡斯立刻衝向前去把剛剛說話的那個人,他手中的細劍一把搶走,然後往他頸部用力刺下再迅速拔出,其餘五個人完全沒反應過來。
當那些人回過神時,他們領頭的老大已經倒在地上。黑卡斯才繼續說道:「但對我來說卻不成問題。正確來說你們對我是無法構成威脅,甚至連個屁也不是!」

聽完黑卡斯的話後,那些人全都被激怒到完全失去理智,一股腦就提著細劍往黑卡斯身上刺去。站在原地的黑卡斯他舉起搶來的細劍往前揮下,這時所有人注意力都集中在細劍所殘留的軌跡上,而忽略了黑卡斯的存在。 結果,他僅用短短的三秒中,就在剩餘五個黑衣人的頸部上也留下,與領頭老大一樣的傷口後,那些人全都應聲倒地不起。 黑卡斯人並未離開原地半步,就輕易將在場所有人殺死。 
「嘖!把垃圾當同伴使用,只是自找麻煩……」對地上的屍體吐完口水後,他頭也不回的離開現場。

離開那一片紅色花園後,從旁邊樹林裡竄出綁著辮子的小孩,看不太出來性別。他發出銀鈴般的聲音問:「黑卡斯大人您處理完了嗎?」 黑卡斯回應了聲:「對!」然後,往與宅邸反方向的路前進。
「把所有人都殺死了,對吧?」那孩子眨著眼睛繼續問。 
「汐子你到底想問什麼?」黑卡斯皺起眉頭瞪了那孩子一眼。 汐子低著頭怯怯地回:「在宅邸不遠處有生命反應。據我所知尼克斯卿伯爵有認養一個孤兒,那養子照理應該是知道宅邸裡的密道在哪,如果我發現的生命反應真的是……」

「無聊透頂的猜測,管他是誰都無所謂」馬上打斷汐子的話,黑卡斯冷冷的說。
睜著藍色大眼,汐子抬起頭看著比自己高上許多的黑卡斯說:「那片花園不燒掉的話會惹上麻煩,還是由我回去幫您處理」
黑卡斯只是點頭沒有任何意見,而得到同意的汐子,不一會兒就消失在視線範圍中。


出現在花園入口處的汐子抱怨道:「老朽竟然還要幫那種人清理善後,還真是夠了!」卻也不忘繼續動作。他從口袋裡掏出一個透明的玻璃瓶,裡頭裝著濃濃的黑色液體。然後直接往前丟去連同不知道什麼時候,出現在左手上的一簇紅色火焰一起。
火焰正中玻璃瓶後遇高溫而碎裂,裡頭的黑色液體向外四散,伴隨著火花灑落在玫瑰花上。然後,火慢慢越燒越旺直到將整片花海變成火海,汐子才從旁邊的小路走到躺了一堆屍體的地方,用手一個一個的把屍體丟入火海之中。

從汐子走進的小路上出現黑色身影,那人被火光擋住看不清楚長相,可是汐子馬上就認出來說:「臭小鬼!汝還真有膽跑進來,不怕老朽殺死汝嗎?」
聽見汐子說的話後,黑影逐漸往前走出來,面帶微笑回:「要是這樣的話那我也會出手喔!前輩」

「汝、汝……」原本臉色就夠臭的汐子,現在變得更加難堪了!
「黑卡斯沒告訴前輩也真是夠粗心的!也許是認為前輩沒有知道的必要,所以才沒說過這次任務有安插間諜這一事吧~」那個人笑著和汐子解釋。
藍色眼睛微微透出殺意,以平淡的語氣問:「養子……這件事從一開始就已經安插間諜潛入對吧?那為什麼只有老朽不知情?而且老朽對汝的樣貌完全沒有任何印象,如果是同仁的話老朽是不會認不出來的!」
「前輩別殺我啊!我那部分的工作內容會向前輩好好說明,所以請別動手啦!」

聞言,汐子收起殺氣恢復成臭臉的模樣,靜靜等待那個人解釋。
「咳、咳!就前輩所知道,我的身分是已逝的變態伯爵他的養子,但事實上卻是和黑卡斯一起擔任暗殺職務的搭檔」說到這他停下來,把頭上的假髮拿掉並直接丟入火海中。

不管汐子所露出的訝異表情,他繼續說道:「變態他與人口販賣有密切的來往,也特別喜歡買賣人口這一事,所以為了調查詳情就請我先混入商品中,讓變態能買走我。結果意外讓他看上我的外貌而成為養子……」
說到這汐子也只是點頭示意要他繼續說下去。

「收養的我名字叫凱米恩。雖然收養了我但變態最近因為那兩個精靈,他被迷得神魂顛倒,讓我有機會和黑卡斯預謀殺害他,只能說經營貿易的商人,智商卻只有這點程度啊!」應該能稱作凱米恩的人嘆了口氣。

在一旁不說話的汐子聽完凱米恩的話後,皺眉思索著剛剛所聽見事情的來龍去脈。「看汝這個樣子該不會是精靈吧?如果不是這樣,那也很難想像為何變態能看上汝」汐子雙手交叉說著自己推測出來的結論。
「黑卡斯和汝做的事情多少會被國家所盯上,殺害精靈可不是件好事,恐怕沒那麼容易隨口和上級含糊帶過,真是麻煩……」汐子不再皺眉反倒像是遇到趣事般,邊說邊悠哉地把剩下屍體丟進火海裡。

拿下褐色假髮露出紫色短髮的凱米恩,有點不屑地輕哼了一聲 ,說:「那也是你們的問題。還有啊!前輩我並不是你所想那樣是個精靈,只是普通的藥劑師外加兼職跑場的人。藥劑師名為紫雁,任務費也已經確實收到,而和前輩的工作關係也到此為止,所以再會啦!」說完,紫雁被對著向汐子揮手道別照原路離開。

「臭小鬼別因為染髮染到腎衰竭啊!」汐子輕笑了一聲。發出意義不明的宣言,同時也邁開步伐跟著離開。

卓雅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 在地下拍賣會中出現了一種熱門商品,擁有它便能成為當今貴族中最有權勢的象徵。那樣商品就是精靈,不論男女都擁有極度美麗的外貌,除了可以當觀賞用以外,還能作為玩物使用……
我們精靈就是被人類當成這樣的物品,比奴隸階級的人類還要低階,甚至連所謂的人權也沒有。一切都如同上述內容所描述,雖然痛心人類只把精靈當成物品對待,但精靈們卻不會因此而憎恨人類。原本我也應該抱持著相同的想法才對,可是現在的我卻是對人類恨之入骨!

老爺安排我每晚守在他房門口,整夜從房外都能聽見慘叫聲。那聲音的主人是對我來說非常重要的女孩,她所發出的叫聲。
沒事!沒事的!我總是這樣告訴自己,就算真有發生什麼事,也絕對不可以失去理智衝進去。

「啊、啊……」今夜也從房裡傳出她的叫聲。聽見她的聲音,總是令我心痛不已。明明就沒做錯事為何要懲罰她呢?就算是問她,她也什麼都不說。是怕我承受不了打擊嗎?在我胡思亂想時,她打開了房門出來後馬上把門關上,見到她衣衫不整、頭髮雜亂,我擔心的問道:「可莉雅……你沒事吧?」
她只是搖搖頭說:「沒事,不用擔心」雖然嘴巴上是這麼說,但她很明顯避開了我的眼神。

一如往常,將可莉雅送回房間後,我立刻到管家室報到,接下隔天要做的工作清單。看著工作清單上繁多的打掃工作,讓我不禁認為每晚守房應該不是我其工作之一吧!

今晚特別焦躁到完全無法放輕鬆,所以我到宅邸後的花園散步。每天日子都這樣度過將近一年,勉強算是很習慣了,直到在身邊保護老爺的騎士告誡我,千萬別和老爺靠太近後,我才開始擔心起可莉雅的狀況。

即便到花園裡散心,也毫無心思將注意力集中在美麗的花朵上。這個季節是玫瑰花盛開時期,老爺最喜歡熱情如火的紅色玫瑰花,如果花園裡種植其他種花或顏色的玫瑰,老爺會毫不留情把那個庭園師開除。

「這麼晚不睡,小心會爆肝」從身後傳來關心的話語。
我沒有轉過頭去看,而是直接冷冷回他:「向來很忙的黑卡斯大人竟然特意跑來找我,是有什麼事?」
突然間,他一把抓住我的手臂,用力將手臂往後反折,然後靠近耳邊說:「菲陽·卡德里斯,之前和你說過吧!不要太接近尼克斯卿伯爵和他周遭的人,不是嗎?為何不聽勸誡呢?可莉雅·凱因涅特也是不聽話,所以才會被伯爵強迫做一些不喜歡的事」

手很痛但心更痛,尤其是剛剛被黑卡斯這麼點明後,連欺騙自己的餘地都沒有了……
我明明都知道老爺在裡面對可莉雅做了些什麼,可是我卻每天硬是說服自己老爺只是在懲罰她,這點令我悲憤不已。
說完,他放開手繼續說:「伯爵把你每晚安排在他房門口,難道你以為之中沒有任何用意嗎?」

「住口!」打斷他的話,我轉過身來抓住他的領口,猛然提高音量說:「別說的你好像任何事情都知道的樣子。被人類當成玩物對待,那種感覺你能了解嗎?」
他眯起黑色眼睛看著我,沒有生氣只是帶著詭異的笑容。
黑卡斯微微笑著:「我確實不能了解,雖然如此但你也不是無法體會她的感覺嗎?」
停頓一下,他見我不反駁後,又說:「算了!我今天並不是為了和你吵架才來,而是關於可莉雅·凱因涅特的事情。她最近向我詢問過自殺的方法,我想知會你一聲比較好」

什麼?為什麼?可莉雅是不會說出這種話的人!是黑卡斯在說謊對吧?
我低吼著:「就算你常常幫助我和可莉雅,也不能拿我們之間的事情隨便開玩笑啊!」
黑卡斯驚訝的看著我。最後只是冷淡的說:「真是愚蠢!不論當成開玩笑也好,或是說謊也好。那都是你的自由,但是對她見死不救的人,依然是你這點絕對不會改變的菲陽·卡德里斯!」
放開手後我待在原地目送他離開,直到連影子都看不見為止,頓時才發現臉上不知何時已經沾滿淚水。聽到他所說的那些事時,我想這是我第一次認同他所說的話,尤其是我很愚蠢的這句。


為了消除憂慮我便往可莉雅的房間走去。正當要敲門時,房門就像預知到我要來訪般自動打開。應該只是巧合吧!畢竟可莉雅也不知道我要來找她,但心中卻充滿著不安。
「菲陽你怎麼來了?」可莉雅露出驚訝的表情問。

幸好她是不知情我要來,也許只是想出來走走,結果正好撞見我。「我是來看看你有沒有事,但看來是沒什麼事呢!」我搔搔頭說。
見狀,可莉雅莞爾一笑道:「那今天留下來過夜好嗎?很久沒和你一起睡了!」我馬上答應:「好」

笑容和以往一樣果然沒有改變,已經有多久沒看見了!一進入房裡,就聞到淡淡花香味,是香水百合的味道。月光從窗外投入房內,可莉雅被月光照到的臉頰微微發紅,而她水藍色瞳孔和頭髮也閃閃發光。
「菲陽……我只想要你知道,世界上我最喜歡的人就是你,就算我死了靈魂也會伴你左右」堅定的眼神看著我。
「怎麼突然間說這種話啊?」我尷尬的笑著問。
她只是搖頭,默默走過來把頭靠在我身上。我的身體反射性將可莉雅抱起後,走到床邊把她放下再幫她蓋上被子,然後我也順便走到另一邊躺下。心裡暗自慶幸,還好床是雙人床不然我們兩個人還真躺不下。

在床上可莉雅突然牽起我的手,輕柔的聲音像是歌唱般說:「自從被人類抓到已經過了多久?我們所經歷過的時間比任何人類都長,但卻無法真正了解人類對我們精靈的想法。是因為沒有再與其他人類交流,所以才造成我們對他們想法是偏頗的……」
沒有錯!雖然人類自私自利的把精靈當成物品般對待,但那也有可能只是人類出於對精靈的陌生與害怕。就算我知道可莉雅是希望我不要去恨人類。事到如今,一切說什麼都沒有用了!
我回握住她的手,緊咬住自己的下嘴唇無法開口告訴她我的想法。遲疑許久後,勉強擠出一句話:「趕快睡覺吧!」
說完,我放開手轉過身去。決定不去問她想自殺的理由,或努力去勸說叫她不要去做傻事什麼的。不去救可莉雅的我,根本就沒有權力可以阻止她想做的事……


昨晚我不知不覺得睡著了,想起我是在可莉雅的房間裡睡覺時,嚇得馬上坐起來看向躺在身旁熟睡的可莉雅,伸手摸了摸她的頭,還把玩起她的頭髮來。
「菲陽?」面對突如其來的聲音,我立刻收回手問:「怎麼了嗎?」
見狀,她對我驚慌失措的樣子笑了起來。
「那我先回去準備換衣服,等一下來接你去工作」
「好喔!」聽到回應後,我急忙跑去自己房間換了一套簡樸的衣服,然後又用最快的速度衝回去。途中在長廊遇到黑卡斯,和他點頭打招呼完就看見在走廊上等我的可莉雅。一看見我立刻小跑步過來和我說:「今天晚上老爺叫我們去花園修剪,剛剛黑卡斯大人和我說的」
「為什麼是挑晚上?」晚上光線不佳不適合修剪樹木吧!
我和可莉雅邊走邊討論,結果她也沒辦法解答我的疑惑,分開前只說:「老爺命令什麼我們乖乖服從就好」聞言,我點點頭道:「那就先這樣吧!」

白天做了一堆莫名其妙的打掃工作,打掃廁所、廚房、馬廄和擦亮裝飾用盔甲。一天的時間馬上就過完,到了晚上我索性直接走到花園,第一眼就看到可莉雅和黑卡斯,他怎麼也在?雖然搞不懂我們做個工作黑卡斯來幹嘛,但老爺人就在旁邊不遠處也不好意思再多說什麼。
「給你」黑卡斯拿出繫在腰際的一把劍遞給我,然後看了老爺一下再看著我說:「伯爵要你拿可莉雅·凱因涅特的命和我決鬥。你們的關係伯爵早就知道,昨晚你沒回房間睡這件事也傳到伯爵耳裡,他勃然大怒要以決鬥為由借此殺死你」
聽到這我猶豫的接過他手中的劍,有些害怕的問:「意思是如果我贏的話,可莉雅就自由了?」
「前提是你能贏我,但伯爵真正的意思是將你們兩位都殺死喔!看在多年的交情上才和你說」黑卡斯嘴角微微上揚。
似乎有些不對勁,可莉雅面無表情而且異常冷靜,就像知曉一切在旁觀望的樣子。

黑卡斯從原地消失再度出現時,他已經在我眼前高舉著劍朝我砍下,我提起劍防禦讓他的劍身打在手中的劍上,而不是直接砍到我身體。
好快!不愧是名聞天下的騎士,我要贏他根本完全沒有勝算。沒打中的黑卡斯立即往後退,我一劍掃過去削去了他額前幾根髮,落下的時候劍身陷入地面。他看準空隙朝我肚子狠狠踢下去,隨後我被踢飛到距離老爺一公尺處的地方。我狼狽的倒在地上,用手撐起身體抬頭一看,直接看到老爺的臉讓我嚇得不斷往後退,險些要跌倒時撞到黑卡斯的腳。他掛著笑容說:「昨天伯爵就被可莉雅·凱因涅特殺死了!」
我不敢相信的看向可莉雅,她悲傷的看著我,然後慢慢地走過來蹲下摸著我的臉說:「我不配當個精靈更不配當你的另一半,所以至少最後能和你死在一起,也算是安慰了我的心靈」
說完她緊抱著我不放,讓我完全無法動彈。腦海裡閃過的是剛剛看到的老爺翻著白眼的屍體,真後悔在鮮紅的花海中沒能注意到老爺他的異狀。

「黑卡斯你又是……」想在死前問的話還沒說出口,劍就已經從可莉雅背部刺穿連同我一起。身體索性抱緊可莉雅的瘦小身軀,而嘴裡不斷吐出來的血水流到她身上。視線也越來越模糊,即使已經看不清楚周圍景色,但我還是直盯著站在面前的模糊人影,等待他回應給我。
他緩緩的說道:「你沾滿血的樣子還真是美麗。如果你的眼瞳和頭髮不是金色而是黑色該有多好,可是在這裡也只有紅色可以妝點你們兩個人」
得不到答案只聽到和他平常一樣,那低級惡趣味的話語。本來還相信他是認識的所有人類之中唯一能信賴的人,結果卻像其他想的人類一樣令人憎恨……

卓雅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東海樹林是個佔地廣闊的樹海,其中棲息著許多生物。而支配整個東海樹林的正是擁有強大力量的獸王。

只要是住在東海樹林裡的生物們,都知道獸王是保護其生存地不受外敵侵擾,強大且不可取代的存在。

每代獸王退位後,都會讓自己的子嗣成為下一任獸王。今年正是獸王即將退位的日子,本該成為新獸王的繼承者,也就是唯一的孩子才剛出生,並不能接下這重責大任。
既然這個孩子沒辦法繼承,那麼只能另從其他為數眾多的種族之中選擇。

剛出生的獸王孩子,有著跟母親白花一樣的銀白色頭髮,眼瞳則是鮮紅色與身為獸王的父親黑石相同。
但任誰也沒有想到,作為母親的白花在誕下孩子後不久身亡。

獸族與人類壽命計算方式不同,雖然對獸族來說不久,但以人類的時間來說卻已經過了二十年之久。

 


亞銀是這個孩子的名字。
出身時擁有人類樣貌,就跟所有力量強大的獸族一樣,能夠將自己化成人形。

銀白色頭髮、紅寶石般鮮紅眼瞳,雪白皮膚白裡透紅。不少獸族都被亞銀漂亮的面貌吸引,雖然亞銀是個漂亮的女孩子,但她生性冷漠不喜歡與他人互動。
對獸族來說,沒有活力便是虛弱的象徵。即使外貌在怎麼出眾,也無法彌補個性上的缺陷。
逐漸知道亞銀個性的人,也越來越疏遠她,除了一個人例外“嵐淵”。他每天都侍奉著亞銀,也知道為什她會如此冷漠的原因。

有一天,人類誤闖東海樹林……
不、不是誤闖!而是擅自闖入,只是為了要抓獸族,企圖利用獸族的力量改變戰局。
面對從來沒有發生過的事情,所有獸族甚至是其他種族們都落荒而逃。直到獸王親自帶領著族裡強壯的青年出馬,才把這些人類趕出樹林。
那些人類在離開前,抓了一些較弱小的獸族,其中包括了亞銀和無法人形化的孩童。


無知的亞銀根本不知道為什麼她被人類抓走,嵐淵和父親卻沒有救她。最後也不願多想的亞銀只能縮在其他幼小的獸族孩子旁。

卓雅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